名家论述

首页 > 文化 > 名家论述 > 正文

古井贡酒,让汪曾祺异常陶醉

作者 : 浏览量:| 发布时间: 2018-08-20

汪曾祺是著名作家,被称为是“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”。他的好酒,看过他著作的读者都知道。“每饭不离酒,香烟常在手”,就是对汪曾祺先生的形象描述。早在西南联大读书时,汪曾祺就曾“醉卧街头”,还是被他的老师沈从文等人扶回去的。在写汪曾祺的众多文章中,“好饮善饮”是不约而同的关键词。甚至金实秋直接写了一本《泡在酒里的老头儿:汪曾祺酒事广记》,用以记录汪曾祺和酒的种种故事。

作为著名白酒品牌之一的古井贡酒,好饮善饮的汪曾祺当然也不会错过。关于汪曾祺喝古井贡酒,安徽作家李平易在文章《八九年秋天,陪汪曾祺先生来徽州》有过记录。1989年,安徽的《清明》杂志创刊十周年,《清明》杂志举办了庆祝活动,邀请了汪曾祺及其好友林斤澜来安徽,他们还去了徽州等地。此行结束后,19891119日,汪曾祺写下了安徽之行的散文《皖南一到》,发表在1990年第二期的《花城》上,文章中,汪老有此句:歙县是我的老家所在。在合肥,我曾戏称我是“寻根”来了。

汪曾祺喝古井贡酒,就是在“寻根”期间。活动结束回北京时,汪曾祺还想把前一晚没喝完的古井贡酒带回北京去,李平易在文章中如是写:“几个年轻人送他们上了飞机,汪老口袋里还插着头一晚没有喝完的半瓶古井贡,对我来说也算是松了口气,总算没有出事。”但这半瓶古井贡酒终究没有带回北京:“原来那天合肥的天气状况不适宜于飞机降落,小飞机在合肥上空转了几圈后,又遵命飞回来了。按规矩他们可以免费食宿。但是两位老人揣着那半瓶古井贡,又到街上的小酒店‘来点儿毛豆腐,臭豆腐’,再当了一回食客。”

古井贡酒,汪曾祺应该经常喝的。作家、记者丁宗皓在《关于年轻》中就曾写过汪曾祺喝古井贡酒的情景:“我有幸看过汪曾祺老先生喝酒,他喜欢喝白酒,古井贡酒是其中一种。先生将酒瓶放在自己手边,用小杯一杯杯喝着,异常陶醉。每杯沾唇,啧然有声。”

汪曾祺不仅自己喝古井贡酒,在北京的家中还用古井贡酒招待客人。丁宗皓就被汪老用古井贡酒招待过,事见他的《还是文化人那点事儿》。1995年春天,丁宗皓跟随《当代作家评论》杂志主编林建法到北京拜访汪曾祺先生,“吃饭的时候,我才放松了一点,因为汪老拿出一瓶古井贡酒,笑眯眯地问我们是否要喝一点,我们摇头。于是汪老不再问,自己一杯接一杯喝起来……”。

古井贡酒在汪曾祺先生心中是“好酒”,他不仅自己喝,还招待来客喝,更在作品中“点名”。在小说《吃饭――当代野人》中,汪曾祺写到:“快过年了。他儿子给他买了两瓶好酒,一瓶‘古井贡’,一瓶‘五粮液’,他儿子的工作问题解决了,他学会开车,在一个公司当司机,有了稳定的收入。”(见《汪曾祺全集》第二卷第510页)这不经意的一笔,更是说明了作者对“两瓶好酒”的看中。因为熟悉汪先生作品之人都知道,他的写作是深思熟虑后再下笔的。《吃饭――当代野人》写于1996年,距离在安徽喝古井贡酒已经过去了七年,但这酒一直在他的嘴边,在他的心里。

文/毕亮

上一篇:已经是第一篇了

下一篇:雪小禅:酒茶墨香